读书笔记,关于《冬之女神与毛球们》

原作第二部剧透注意!涉及动画中删去章节,动画党请慎点!

扫图下载:https://pan.baidu.com/s/1skXdsE5  密码:dx56
——————————————

《冬之女神与毛球们》是森见登美彦登载在2013年《有顶天家族公式读本》上的番外短篇,内容为连接一、二部之间的时间段的趣事。最近终于入手此书一读,意外发现这短篇的信息量还蛮大的,而且森见老师也埋了一些和本篇相对应的联动。

先来说说故事梗概————————————


时间点是第一部完结后、第二部开始前的冬末春初。下鸭家的母亲桃仙患上感冒、在阴冷的森林中久治不愈、众兄弟商量后决定将母亲安置在红玉老师温暖的公寓中好好休养。
兄弟们通过死缠烂打说服了老师、矢三郎得知了弁天正月后就一直心情不好的事。原来每年这个时候弁天都会因为“对冬天厌倦了”而进入随时爆发的烦躁状态,这时她会从可爱的少女化身为无情的冬之女神,走到哪冻到哪,给京都全境带来寒风和冰雪,这已经成为每年的惯例。
矢三郎答应老师,要是见了弁天就请她拜访公寓。
节分前的一个早上,大雪覆盖了京都,兴奋不已的狸猫们(下鸭家和夷川家)在贺茂大桥下展开了令人捧腹的雪球大战。酣战中弁天翩然而至,对矢三郎诉说她百无聊赖几欲爆发的烦躁,要求矢三郎在节分那天变身为鬼,好让她用豆子射着玩,同样热爱搞事的矢三郎自是欣然应允。
节分当日,弁天带着一大麻袋的豆子对矢三郎鬼展开毫不留情的凶恶射击,气势仿若真正的恶鬼。下鸭家三兄弟全员变身为鬼也无从招架、奔逃中踢翻了河边赏雪的金银兄弟、甚至海星使用暖桌改装的加特林射豆机对弁天展开反击也无济于事。眼看弁天的火气快要一发不可收拾,这时候只听得一声“弁天大人看这边!”只见病愈的桃仙妈妈站在早开的一株梅花树上,向弁天宣告这是冬天的结束,春天来临。弁天的怒气顿时一扫而空,欢天喜地折下一支梅花而去,今年的节分弁天危机宣告结束。
数日后全京都的狸猫们汇集到红玉老师家看望桃仙妈妈,下鸭兄弟们煮着甜酒款待它们。一家人挤在老师的暖桌里取暖,发现弁天蜷在暖桌里像个小女孩一样睡着了,而她此前折下的梅花枝正插在老师的花瓶里。

————————————(完)

(是个超级温馨可爱、甚至和本篇的剑拔弩张形成强烈反差、简直像是隔壁春宵苦短棚里才会有的吵吵闹闹的有趣故事。也许是因为狸猫见到大雪会像狗儿们一样高兴、而天狗本来就是小孩子的缘故吧。)

从时间点上来说,这是弁天第一次在故事里如此详细地展现出她可怖的神通力。能够将冷空气带往各处、所经之地尽是刺向天空的冰笋、一整个高尔夫球场被冻得滑溜溜无法使用……简直就是会走路的气象兵器,移动的北海道,名副其实的冬之女神。这样一个冰雪女王却对冬天感到厌倦,在冰雪中穿上短袖夏装发脾气、比京都的任何人都期待春天的到来……这是非常独特的反差,也体现了她的一颗童心。

面对能够主宰天候、拥有如此可怖力量的弁天,无怪京都的狸猫们会对她敬畏有加、奉若神明。而如果联系上第二部尤其是二代目这个新海归天狗,那么这个短篇的很多细节就非常值得推敲了。

据森见老师说,“二代目是作为一个和他父亲红玉老师处处相反又相似的人物设计出来的”。实际上他和弁天也是如此,这使得小说第二部中三天狗形成了一个极为有趣的平衡。在《冬之女神与毛球们》短篇中,能够窥见更多弁天和二代目相照应之处。比如擅长用冰的弁天在寒冬中穿着短袖发脾气,对应的正是第二部中擅长用火的二代目在炎夏里西装革履心平气和熨衬衫的部分。同为师从如意岳药师坊的天狗,二人都从红玉老师身上继承到了暴躁的性格,而表现却是和而不同。

接下来说说作为全书视点的下鸭矢三郎。他作为狸猫中的“天狗专家”,一直斡旋于红玉老师和弁天之间。天狗这一超凡脱俗的概念、以及其强大的不确定性带来的波澜、对热爱来事的矢三郎有种致命的吸引力,因而他敬爱老师、无法原谅害老师失去天狗力的自己,并且痴迷弁天。在《冬之女神》短篇中他对弁天的这种谄媚更是露骨,甚至仅因为她感到无聊,就自愿冒生命危险变成活靶子供她玩乐解闷,可谓舍命换红颜一笑。

弁天在矢三郎心中曾经有着不可替代的独特地位,可是在第二部二代目登场后,矢三郎心中的“天狗天平”却渐渐产生了倾斜。二代目无论外形还是能力都比弁天更“像”天狗,他比弁天先一步返回京都,在找回天狗砾事件之中和矢三郎建立了深厚的联系。弁天对此其实极为在意,从她数次追问矢三郎到底站哪边都遭到搪塞中便可见一斑。其实无论矢三郎如何回答,只从弁天将自己和二代目放到天平两端去对比的那一刻起,便宣告了她和矢三郎的关系已是今非昔比。随着剧情发展,矢三郎在第二部的最后也选择主动告别弁天,将这个天平大幅倾斜向了二代目。

第二部小说结尾处,同样是节分前,矢三郎和二代目在贺茂大桥上一边雪中漫步,一边发生了告白和收卡事件(动画化中删去此段情节)。在二代目告白前,矢三郎站在桥上眺望着飘雪的天空,感到那里缺少了什么画龙点睛之物。

初看小说时,仅觉得矢三郎是因为弁天不在了而思念她;然而看过《冬之女神与毛球们》便会知道他这种心理的深层原因:因为过去的每年冬末,弁天都会出现在贺茂大桥飘雪的天空中撒野。这已经是全京都的狸猫们习以为常的现象了,因此今年冬末的天空中缺了弁天,便让狸猫们感到了不适应。造成弁天缺席的就是二代目本人,可他往年都不在京都,自然不知道狸猫们的这种心理。站在二代目身旁思念弁天的矢三郎想必心情相当复杂,而森见登美彦安排二代目在这个最糟糕的时间点向矢三郎告白请求成为朋友,也是一绝。


而在那以后,矢三郎拒绝了和二代目成为朋友的请求,原因是“天狗欺负狸猫,天经地义”。这等于是他不承认天狗和狸猫之间对等的朋友关系,但却向二代目追求一种单方面被欺负的关系,这在二代目看来相当独特。结合前面的剧情可以得知矢三郎其实心中对二代目有愧,这种请求和他主动上门照顾红玉老师一样,是一种赎罪&自我安慰的行为。但在看过《冬之女神与毛球们》之后,他的“求欺负”行为就有更明确的解释———正是在去年的同个时间点,他被弁天这位天狗毫无理由地欺负了。这“欺负”其实让矢三郎相当兴奋,因为那既有趣又接近一种调情。反观今年弁天坠落,没有可以欺负他的天狗了,矢三郎热爱搞事的一腔傻瓜之血无处安放,于是就找上了另一位天狗二代目。

去年春天才回国的二代目对于矢三郎和弁天的这段过往自然也是无从得知,然而他却欣然接受了矢三郎提议的被欺负的关系,也没有多过问,这就是如同书中所说的“既往不咎”“天狗之血和傻瓜之血的共鸣”吧。只是这样的关系曾经属于弁天和矢三郎,而如今,它却是属于二代目和矢三郎的了。


所以这个让人看到弁天无比可爱一面的甜蜜小故事,到了第二部的时候就成了一把尖刀。

它让人看到去年冬天像纯真的恶鬼一般在空中恣意撒欢的弁天,今年冬天因为惨败而窝在冰冷的房间里哭泣;去年冬天为了喜欢的人的笑容而舍命陪君子的矢三郎,今年冬天则一边在心里思念着她,一边向她告别,投向了她的冤家。

而造成这一切的二代目,并不了解也不屑于了解毛球的小秘密,谁叫他是唯我独尊的大天狗呢……

评论
热度 ( 19 )